攻略:《不思议迷宫》大佬给萌新们的小技巧汇总

科达姐妹期待联手 成为索尔海姆杯第一对姐妹搭档
2019-09-18 10:04 新浪体育
索伦斯坦姐妹(左)与科达姐妹 索伦斯坦姐妹(左)与科达姐妹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如大家所见,就在2018年两会上,习近平履职内蒙古团,在参加代表团审议时,他这样解释“我选择在内蒙古自治区参加选举,表达了党中央对民族边疆地区的重视,体现党中央加快推进欠发达地区发展、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心。

  北京时间9月6日,在索尔海姆杯的29年历史中,到下个星期苏格兰的赛事结束之后,总共有114名选手代表欧洲或者美国打过比赛,其中只有两对姐妹。

  迄今为止,从未有姐妹在四人四球赛或者四人二球赛中搭档过。

  “以前没有人做过吗?甚至夏洛特和安妮卡?她们也没有一起打过吗?”杰西卡-科达问。

  答案是:不,她们没有过。如果美国队队长朱莉-英科斯特(Juli Inkster)遵照承诺,科达姐妹将是第一对在索尔海姆杯上联袂的手足。

  1998年,夏洛塔-索伦斯坦(Charlotta Sorenstam)作为队长皮亚-尼尔森(Pia Nilsson)的外卡选手进入了欧洲队,而安妮卡-索伦斯坦凭借积分进入。两位索伦斯坦当时都在巅峰状态,夏洛塔在索尔海姆杯之前的安可保险精英赛(SAFECO Classic)中取得了1998赛季第十个前15名。安妮卡赢得了那站赛事,那是她八站赛事的第四胜。

  “我当然非常激动。不仅仅是进入阵容,而且在那里有一位家庭成员,那好似一个额外的奖励,”夏洛特意识到自己将在俄亥俄州与安妮卡并肩作战时说。

  姐妹俩的目标是一起进入欧洲队,那一年她们为此讨论过很长时间。

  她们一同合作的机会不是不存在。前两天,索伦斯坦姐妹打了七场对决。安妮卡与卡特丽娜-马修(Catriona Matthew)合作了两次,与卡特林-尼尔丝马克(Catrin Nilsmark)合作了两次。夏洛特与劳拉-戴维斯(Laura Davies)打了两次,与莉斯洛特-诺伊曼(Liselotte Neumann)打了一次。

  好似同一硬币的两面,姐妹俩很开心能联手,可是对于一起比赛的设想有不同的看法。夏洛特希望与姐姐一起打,可安妮卡对这个主意却不倾心。

  “她的球很低,放在球道中央,上果岭,你能做的是推杆,”夏洛特解释说。

  有鉴于姐妹过来的时候打得有多么好,皮亚-尼尔森始终将她们分开组队。从自私的角度出发,夏洛特一定会喜欢这个机会。

  “我想我会赢得更多场,”夏洛特说,“我什么也不担心。”

  安妮卡感谢与妹妹保持了一定空间,在解释为什么的时候笑了起来。

  “当你们仍旧是手足的时候,你们相互尊重,相互爱慕,但是在这样一个宝贵的时刻一起打球,那会相当艰难,”她说,“有时候,你们太亲近了。”

  索伦斯坦姐妹意识到她们共同创造的历史。那是安妮卡生涯的高点。安妮卡回顾了如果姐妹俩联手打球的意义。

  “你可以想一想孩子们,我们所处的楷模位置,其他手足见到了,我想对他们会是一种激励,”安妮卡说。

  这样一个火炬杰西卡和内莉-科达已经迫不及待要拾起来了。

  “无论什么时候你创造历史,那都是特别的感觉,”内莉说,“2017年之后那是我们的目标,我们都要打入队伍。我们真的很激动。”

  “我不知道不与内莉联手会是什么样子,”杰西卡补充说,“那肯定很尴尬。我们真的很兴奋能联手。再没有人比她更了解我的球技了。我感觉我们不必费力去谈论这个问题。她可以让我平静下来,我也可以让她平静下来。这会是阴阳的互补关系。”

  如果有人对她们搭档感到担忧,肯定在陶氏大湖湾区邀请赛上已经得到了缓解。她们在那里已经组队比赛了。

  “到最后,你希望尽可能获得乐趣,在那里为了你的队友而战,不用明说便能很好地读懂她们,”杰西卡说,“我想内莉和我之间存在的巨大优势在于我们已经在陶氏大湖湾区邀请赛见识了。我想我们已经打过一到三次了。”

  这对姐妹在密歇根州的时候,最后一轮在四人四球赛中打出了62杆。

  “我们俩都非常稳定,球风相似。我想我们已经找到了很好的方法搭档,”内莉解释说。

  这样一对组合,索伦斯坦姐妹希望有机会看到。

  “某对姐妹最终会成为第一对的,对吗?将内莉与曾经打过比赛的姐姐搭档是完美的安排。这是一个聪明的举动,一个新手和一个有丰富经验的人合作,”夏洛特说。

  “我想她们希望那样做非常酷,她们认为姐妹俩能组成一支强大的队伍,也愿意分享球道,”安妮卡说,“那非常酷,确实如此。”

  (小风)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